娛樂城-烏蘭巴托馬拉松 跑在蒙古高原

每次回顧出來玩的過程,感覺有太多主軸可以寫,腦海中太多太雜的景象,蒙太奇式的場景,跳出片段旋即飛逝,然後將凹凸細碎切痕的拼圖組合起來,遠看是幅圖,近看才見細膩微妙。

專寫遊記並非我喜歡的文體,因為常常不記得有關歷史和地理的一些知識或傳奇,反而總愛寫一些奇特的,八竿子打不著邊的,印象所及或翻攪內心異想世界的瑣碎牢騷。因此,這不是一篇詳細的旅遊指南,而是體驗蒙古國的風光之餘,也盡情享受跑步的種種快樂。

當初應該是因為羨慕吧!去年聽聞跑友遠赴外蒙古跑馬拉松,趁著5月中避開炎熱的台灣遠赴入春的蒙古跑步,「氣候條件」必定是比留在台灣耐熱訓練還要吸引我這種老馬。

蒙古與台灣無時差,蒙古的面積比台灣廣大44倍,總人口數還不到新北市的400萬人,一日四季、溫差極大。我們抵達的第一天晚上開始降雪,雪花打在蒙古包頂上像下雨的聲音,當晚是冷到骨子裡了,因為炭火熄掉,又沒有地熱墊,也沒有電話分機,就這麼熬到5點有人來起火加柴,夜裡起來二次著裝,把自己纏成一個蛹,憋著不上廁所。

我們連續三天換住不同的蒙古包渡假村,過著無法使用網路的生活,清晨的光線從蒙古包天窗灑下,帳外逐漸響起行走、說話的聲音,也喚醒偽裝成蛹的人。早晨,我們去跑步,分別在部落、巴彥戈壁、成吉思汗雕像廣場草原上跑步,遇見路上的敖包,也順時鐘方向繞行三圈祈福。

渡假村有些蒙古包附有乾濕分離衛浴設備,可惜手氣不順,總調不到熱水,為了避免半夜上廁所著涼,還有白天長途拉車野地解放尷尬,每日除了謹慎控制水分攝取量,還忍著三天不洗澡,主動節省了水資源。

賽音百諾(蒙古語「你好嗎」)〜拜訪游牧民族的住家,早上現擠的牛奶,在大鍋裡煮熱,酸奶條與青稞面果子(很像台灣的炸雙胞胎),都是用來與客人分享的日常點心。在蒙古包裡近距離聆聽馬頭琴音與呼麥,隨處就能抱起放養奔跑的小羊咩咩。馬糞、羊屎就和土壤一樣普遍,既是天然的燃料也是肥沃土地的資源。

一群人分梯體驗騎駱駝,漫步在沙丘草原上,座騎非常溫馴,倒是後頭那隻,不停的發出鳴叫聲,嘴裡也不知道有什麼,磨阿磨的吐口水。除了氂牛、駱駝,我們還騎了1小時的馬,蒙古馬個頭不高大,上下馬的動作也不困難,這匹馬很乖,沒有人牽著,一路都是自駕,馬就緊挨著前方馬群的屁股走,但畢竟是半野生,不知道會不會突然生氣抓狂,騎來特別緊張,總感覺這馬,不斷在試探人,好像是想擺脫我手裡的韁繩低頭吃草,也許這一天也夠牠累的!